万润股份(002643.CN)

奥来德数据打架募投难消化 一实控人为中信银行支行长

时间:20-07-02 06:52    来源:新浪

原标题:奥来德数据打架募投难消化 一实控人为中信银行支行长

中国经济网编者按:上交所官网近日发布消息,将于7月6日审核吉林奥来德光电材料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奥来德”)的首发申请。奥来德主要从事OLED产业链上游环节中的有机发光材料与蒸发源设备的研发、制造、销售及售后技术服务。

奥来德2017年5月17日曾在新三板挂牌,2019年3月5日,该公司股票终止在股转系统挂牌。该公司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为轩景泉、轩菱忆、李汲璇,三人通过直接持股和间接控制的方式合计持有公司股份2496.04万股,控股比例为45.50%。其中,实际控制人之一轩菱忆持有奥来德12.95%股份,2015年5月至今任中信银行长春分行高新支行行长。

本次冲刺科创板,奥来德选择的上市标准为《上海证券交易所科创板股票发行上市审核规则》第二十二条,“(一)预计市值不低于人民币10亿元,最近两年净利润均为正且累计净利润不低于人民币5000万元,或者预计市值不低于人民币10亿元,最近一年净利润为正且营业收入不低于人民币1亿元”。

报告期内,奥来德的研发费用分别为1357.59万元、2809.07万元和3617.59万元,占同期营业收入的比例分别为32.76%、10.70%和12.03%。

2017年至2019年,奥来德实现营业收入分别为4144.04万元、2.62亿元和3.01亿元;实现净利润分别为-1124.75万元、8906.64万元和1.09亿元;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的净利润分别为-1787.74万元、8274.88万元和8893.89万元;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分别为5310.66万元、7840.79万元和1.41亿元;销售商品、提供劳务收到的现金均高于同期营业收入,分别为1.61亿元、3.61亿元和3.18亿元。

招股说明书显示,2020年一季度,奥来德实现营业收入1.18亿元,较上年同期增长150.34%;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4340.27万元,较上年同期增长357.24%。

奥来德预测,2020年上半年将实现收入1.50亿元,较上年同期减少3.90%;实现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3656.72万元,较上年同期减少31.81%。

值得一提的是,对比奥来德公布的招股说明书和2017年年报,该公司2017年多项数据均存在差异。

2017年年报显示,奥来德营业收入为4068.09万元,归属于挂牌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917.42万元,归属于挂牌公司股东的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的净利润为-1740.23万元,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为3329.54万元,较招股书中披露的相同类别数据分别相差75.95万元、-870.32万元、-47.51万元、-1981.12万元。

报告期内,奥来德的流动比率、速动比率低于可比上市公司平均水平,资产负债率高于可比上市公司平均水平。

其中,报告期内,奥来德资产负债率分别为80.59%、68.94%和45.31%,同行业公司同期资产负债率平均值为27.06%、25.20%和29.38%;流动比率分别为0.70、1.03和1.77,同行业公司平均值分别为2.81、3.17和4.32;速动比率分别为0.32、0.47和1.12,同行业公司平均值分别为2.11、2.27和1.10。

报告期内,奥来德前五大客户销售额分别为3133.82万元、2.48亿元和2.87亿元,占当期主营业务收入的比例为75.95%、95.48%和95.37%。

2017年末、2018年末和2019年末,奥来德应收账款账面余额分别为1372.52万元、4362.28万元和5039.67万元,应收账款期末余额占营业收入的比例分别为33.12%、16.62%和16.76%;应收账款账面价值分别为1324.26万元、4130.70万元和4767.46万元,占流动资产比例分别为9.61%、14.54%和10.73%。报告期各期末,奥来德应收账款周转率分别为3.27次、9.62次和6.76次

报告期内,奥来德主营业务毛利率分别为53.95%、65.76%和61.42%。其中,有机发光材料贡献收入占比分别为98.86%、39.69%和42.39%,毛利率分别为54.39%、61.14%及49.49%;2018 年起,蒸发源成为贡献毛利率的主要产品,2018年和2019年,蒸发源设备贡献收入占比分别为60.08%和57.52%,毛利率分别为68.97%和70.28%。

报告期内,奥来德资产负债率分别为80.59%、68.94%和45.31%,虽然逐年下滑,但同行业公司同期资产负债率平均值为27.06%、25.20%和29.38%,均远低于奥来德的资产负债率。

另据媒体报道,奥来德还存在着“名亡实存”的对赌协议,其此前在新三板挂牌申请期间还曾隐藏对赌协议未披露。

2016年11月,杭州南海成长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以下简称“杭州南海”)与个人投资者张鹏以货币方式增资奥来德。增资当月杭州南海、张鹏在与奥来德及实控人轩景泉、轩菱忆签署增资协议的同时,还签订了补充协议,对业绩承诺补偿、回购安排、反稀释、优先认购权等对赌事项进行了约定。

2017年5月,奥来德正式挂牌新三板,在当时的公开转让说明书中奥来德明确表示,其与杭州南海成长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签订的相关协议中,未涉及对赌协议或其他投资安排的特殊协议,对于另一位股东张鹏相关的对赌协议也只字未提。

招股书表示,2020年2月,杭州南海、张鹏与奥来德及实控人轩景泉、轩菱忆又签署了新的补充协议,约定在奥来德向证监会或相关证券交易所递交上市申报材料后,此前多方签订的对赌协议便自动终止。但新补充协议中提到,若奥来德因任何原因申请撤回上市资料或被驳回上市申请,原补充协议的效力便自动恢复。

招股书显示,奥来德共有三个募投项目,总投资额预计为8.19亿元,其中拟募集资金6.77亿元,其余资金奥来德拟通过公司自筹解决。三个募投项目分别为年产10000公斤AMOLED用高性能发光材料及AMOLED发光材料研发项目、新型高效OLED光电材料研发项目和新型高世代蒸发源研发项目,分别拟投入募集资金4.59亿元、1.47亿元和7115万元,投资总额分别为6.01亿元、1.47亿元和7115万元。

奥来德投资额7.48亿元的募资项目均与有机发光材料业务相关。2019年,该公司有机发光材料营业收入1.27亿元,7.48亿元的募资项目投资额达到2019年营收规模的近6倍。

数据显示,报告期内,奥来德有机发光材料的产销率分别为95.26%、90.55%和77.52%,产能利用率分别为91.47%、73.30%和54.80%。

2019年,奥来德有机发光材料的销量为947.65公斤,而其募投项目将产能放在了10000公斤的年目标。

对上述问题,中国经济网记者发送邮件至奥来德董秘办,截至发稿未收到回复。

新三板退市 冲刺科创板

奥来德前身为吉林奥来德材料技术有限责任公司,成立于2005年6月。2008年10月,该公司整体变更为股份有限公司。

奥来德2017年5月17日新三板挂牌,2019年3月5日,该公司股票终止在股转系统挂牌。

奥来德主要从事OLED产业链上游环节中的有机发光材料与蒸发源设备的研发、制造、销售及售后技术服务,其中有机发光材料为OLED面板制造的核心材料,蒸发源为OLED面板制造的关键设备蒸镀机的核心组件。奥来德的主要产品为有机发光材料和蒸发源设备

2020年4月8日,奥来德在上交所网站披露招股说明书,拟于上交所科创板上市,保荐机构为申万宏源证券承销保荐有限责任公司,审计机构为立信会计师事务所(特殊普通合伙)。

奥来德选择的上市标准为《上海证券交易所科创板股票发行上市审核规则》第二十二条,“(一)预计市值不低于人民币10亿元,最近两年净利润均为正且累计净利润不低于人民币5000万元,或者预计市值不低于人民币10亿元,最近一年净利润为正且营业收入不低于人民币1亿元”。

奥来德本次拟公开发行股票数量不超过1828.42万股,不低于发行后总股本的25%,发行后总股本7313.67万股。其拟募集资金6.77亿元,拟分别用于投资建设年产10000公斤AMOLED用高性能发光材料及AMOLED发光材料研发项目、新型高效OLED光电材料研发项目和新型高世代蒸发源研发项目。

奥来德的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为轩景泉、轩菱忆、李汲璇,三人通过直接持股和间接控制的方式合计持有公司股份2496.04万股,控股比例为45.50%。

轩景泉持有奥来德股份1592.58万股,持股比例为29.03%,目前担任公司董事长、总经理、法定代表人;轩菱忆持有奥来德股份710.20万股,持股比例为12.95%,轩景泉、轩菱忆系父女关系;李汲璇持有奥来德股份93.26万股,持股比例为1.70%,轩景泉、李汲璇系夫妻关系;长春巨海持有公司股份100万股,持股比例为1.82%,是公司员工持股平台,由轩景泉担任执行事务合伙人,为轩景泉控制的企业。

轩景泉,男,1965年出生,中国国籍,无境外永久居留权,工学博士,研究员级高工、国务院特殊津贴获得者、国家创新人才推进计划科技创新创业人才获得者。2005年6月至2008年11月任奥来德有限董事长兼总经理,2008年11月至今任奥来德董事长兼总经理。

轩菱忆,女,1989年出生,中国国籍,无境外永久居留权,硕士研究生。2012年9月至2015年5月任德勤华永会计师事务所(特殊普通合伙)高级审计员,2015年5月至2016年11月任中信银行股份有限公司长春分行产品经理,2015年4月至2016年5月任奥来德董事,2016年5月至11月任奥来德监事,2016年11月至2019年10月任中信银行股份有限公司长春分行高新支行行长助理,2019年10月至今任中信银行股份有限公司长春分行高新支行行长(代为履职)。

李汲璇,女,1964年出生,中国国籍,无境外永久居留权,硕士研究生。1987年7月至1992年5月在内蒙古呼和浩特卷烟厂任职,1992年5月至2003年5月任长春三友模具有限公司会计,2003年5月至2014年12月任长春国浩模具有限公司总经理,2005年1月至今任吉林中路董事。

实控人轩菱忆在银行履职

前述得知,轩菱忆为奥来德实际控制人之一,轩菱忆2015年5月起在中信银行任职,2019年10月至今任中信银行股份有限公司长春分行高新支行行长(代为履职)。

轩菱忆曾于2015年4月至2016年5月任奥来德董事,2016年5月至11月任奥来德监事,之后未在奥来德任职,但作为实控人之一持有12.95%股份。

据科创板日报,就银行在职人员到企业任职、持股的合规性问题,某银监工作人员表示,银行在职人员持股违规,各大银行每年都会检查在职人员在企业任职、持股行为,如发现在职人员涉及,相关人员须作出解释,银行员工行为规范不允许出现上述行为,另有中部某省份地方城商行工作人员也有同样表述。

不过,某全国性商业银行省会分行投行部工作人员称,原则上,银行在职人员到企业任职、持股是不可以的,但如果是银行以自有资金持股某家公司,那么就可以代表银行履行监督职能,须分析具体情况。

奥来德相关人员表示,轩菱忆在公司持股,不违背《商业银行法》等法律法规,符合相关规定;公司与中信银行的业务合作主要为开立银行账户、存款业务,无其他合作关系,均履行了中信银行的内部审批程序;轩菱忆投资公司为个人投资行为。

有机发光材料产能利用率54.80%仍拟扩产能

根据招股书,2017年至2019年,奥来德有机发光材料业务营收规模分别为4079.17万元、1.03亿元、1.27亿元。

本次奥来德共有三个募投项目,总投资额预计为8.19亿元,其中拟募集资金6.77亿元,其余资金奥来德拟通过公司自筹解决。三个募投项目分别为年产10000公斤AMOLED用高性能发光材料及AMOLED发光材料研发项目、新型高效OLED光电材料研发项目和新型高世代蒸发源研发项目,分别拟投入募集资金4.59亿元、1.47亿元和7115万元,投资总额分别为6.01亿元、1.47亿元和7115万元。

也就是说,奥来德投资额7.48亿元的募资项目均与有机发光材料业务相关。以2019年该公司有机发光材料营业收入来看,7.48亿元的募资项目投资额达到2019年营收规模的近6倍。

报告期内,尽管奥来德有机发光材料业务营收增速较快,但上涨速度明显下降,2018年该业务营收上涨6000多万元,但2019年增长额却降至2000多万元。

数据显示,报告期内,奥来德有机发光材料的产销率分别为95.26%、90.55%和77.52%,产能利用率分别为91.47%、73.30%和54.80%。

2019年,奥来德有机发光材料的销量为947.65公斤,而其募投项目将产能放在了1万公斤的年目标。

2017年亏损逾千万

2017年至2019年,奥来德实现营业收入分别为4144.04万元、2.62亿元和3.01亿元;实现净利润分别为-1124.75万元、8906.64万元和1.09亿元;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的净利润分别为-1787.74万元、8274.88万元和8893.89万元。

值得一提的是,报告期各期,奥来德均收到各级政府部门给予的科研补助、财政奖励以及其他补助,用于该公司的科研项目研发、项目建设及补偿公司其他日常活动相关支出。

也就是说,2017年,在政府补助计入损益后,奥来德仍亏损。

2017年、2018年和2019年,计入奥来德当期损益的政府补助分别为769.12万元、1098.75万元和1067.85 万元,2018年、2019年其占利润总额的比例分别为10.57%和8.62%(2017年公司净利润为负,无法计算占比)。

报告期内,奥来德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分别为5310.66万元、7840.79万元和1.41亿元。

报告期内,奥来德销售商品、提供劳务收到的现金均高于同期营业收入,分别为1.61亿元、3.61亿元和3.18亿元。

2020年一季度,奥来德实现营业收入1.18亿元,较上年同期增长150.34%,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4340.27万元,较上年同期增长357.24%。

奥来德预测,2020年上半年将实现收入1.50亿元,较上年同期减少3.90%,实现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3656.72万元,较上年同期减少31.81%。主要原因是2020年2月以来,受新冠疫情影响,公司有机材料业务订单较上年同期有所减少,新产品市场导入延迟同时老产品价格下降,另外公司的研发费用支出大幅增长,研发费用预测较上年同期增长67.53%。

2017年多项数据对不上

中国经济网记者对比奥来德年报后发现,2017年,该公司包括营业收入、净利润等多项财务数据均与招股书中披露的数据存在差异。

2017年年报显示,奥来德营业收入为4068.09万元,归属于挂牌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917.42万元,归属于挂牌公司股东的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的净利润为-1740.23万元;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为3329.54万元。

来源:奥来德2017年年报来源:奥来德2017年年报

招股书显示,2017年,奥来德营业收入4144.04万元,净利润-1124.75万元,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的净利润-1787.74万元;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为5310.66万元。

此外,资产等相关数据也存在差异。据2017年年报,奥来德资产总计3.24亿元,资产负债率为79.38%;流动比率为0.73;应收账款周转率为2.86;存货周转率为0.42。

招股书显示,2017年该公司资产总计3.26亿元,资产负债率为80.59%;流动比率为0.70;应收账款周转率为3.27;存货周转率为0.39。

值得一提的是,2017年,奥来德的供应商数据也存在较大差异。

在招股说明书申报稿中,报告期内前五名供应商名单中,奥来德仅披露了2家供应商的名字,其余供应商均使用供应商A、供应商B等方式呈现,尤其是2017年的前五名供应商资料,奥来德采取了完全隐藏的披露方式。

招股说明书上会稿中,该公司如实披露了供应商的名字。2017年,奥来德的前五大供应商分别为上海派尼科技实业股份有限公司、昆山科迪特精密工业有限公司、宝鸡市创信金属材料有限公司、上海恒钢机械设备有限公司和尼刻思商贸(上海)有限公司,采购金额分别为1034.50万元、943.81万元、600.23万元、551.30万元和457.33万元,采购占比分别为14.20%、12.95%、8.24%、7.57%和6.28%,合计采购金额为3587.18万元,采购占比为49.23%。

但是根据新三板挂牌期间披露的数据显示,奥来德2017年对前五名供应商分别为SELCOS CO,.LTD、上海恒钢机械设备有限公司、上海派尼实业股份有限公司、宝鸡市创信金属材料有限公司和Skin NSkin,采购金额分别为1150.71万元、571.13万元、560.96万元、521.66万元、503.16万元,合计采购3307.63万元,占当年度采购总额的29.58%。

来源:奥来德2017年年报来源:奥来德2017年年报

也就是说,对比招股说明书和2017年年报,该公司2017年的前五大供应商不但名单对不上,采购数据也存在差异。值得一提的是,两组数据中,对前五大供应商的采购金额相差逾200万元,但采购占比却相差20%。

奥来德在招股说明书上会版中解释称,2017年,公司原始报表和申报报表存在差异,主要系前期会计差错更正所导致,主要更正事项包括调整跨期收入成本、调整跨期奖金、存货核算会计差错、科目重分类等。

超九成营业收入来自前五大客户

报告期内,奥来德前五大客户销售额分别为3133.82万元、2.48亿元和2.87亿元,占当期主营业务收入的比例为75.95%、95.48%和95.37%。

奥来德称,报告期内,公司前五名客户的收入占比较高,收入集中的主要原因是公司产品有机发光材料和蒸发源设备主要用于OLED显示面板制造,OLED生产线建设投资金额一般在百亿元以上,对技术和资金要求非常高,因此下游行业本身集中度较高。奥来德表示,公司主要客户系国内大型知名显示面板生产企业,主要为国有企业或上市公司下属企业,实力雄厚。

根据招股书,2018年,奥来德蒸发源设备客户仅有一家,即成都京东方,销售金额为1.56亿元;2019年,成都京东方对奥来德的采购金额大幅下滑,以8149.98万元采购额成为奥来德蒸发源设备的第二大客户,仅次于云谷(固安)科技对奥来德蒸发源设备的9110.00万元采购额。

同时,包括云谷(固安)在内的维信诺集团还是奥来德2019年有机发光材料的第一大客户,当年第二至第五大客户分别为和辉光电、信利集团、合肥维信诺和TCL 华星集团。

奥来德还在招股书中将客户结构与同行业上市公司八亿时空做对比。奥来德称,因其主要客户同样为面板生产厂商,客户结构亦较为集中。2017年、2018年和2019年1-6月,八亿时空前五名客户销售占比分别为79.35%、86.67%、89.30%。

除八亿时空外,同行业公司还有万润股份(002643)、濮阳惠成、飞凯材料。其中,万润股份前五名客户销售占比67%;濮阳惠成前五名客户销售占比17%;飞凯材料前五名客户销售占比27%。

应收账款逐年增长

2017年末、2018年末和2019年末,奥来德应收账款账面余额分别为1372.52万元、4362.28万元和5039.67万元,应收账款期末余额占营业收入的比例分别为33.12%、16.62%和16.76%;应收账款账面价值分别为1324.26万元、4130.70万元和4767.46万元,占流动资产比例分别为9.61%、14.54%和10.73%。

报告期各期末,奥来德应收账款周转率分别为3.27次、9.62次和6.76次。该公司解释称,公司应收账款自2018年起大幅增长,主要系营业收入增长所致。

报告期各期末,奥来德应收账款逾期金额分别为110.28万元、199.59万元和458.16万元,占应收账款期末余额的比例分别8.03%、4.58%和9.09%。

2017年、2018年和2019年,奥来德因坏账准备计提确认的减值损失分别为11.75万元、200.55万元和73.74万元,2018年坏账损失大幅增长主要系2018年年末因收入增长导致的应收账款增长所致

报告期内主营业务毛利率呈倒“V”走势

报告期内,奥来德主营业务毛利率分别为53.95%、65.76%和61.42%。其中,有机发光材料贡献收入占比分别为98.86%、39.69%和42.39%,毛利率分别为54.39%、61.14%及49.49%;2018 年起,蒸发源成为贡献毛利率的主要产品,2018年和2019年,蒸发源设备贡献收入占比分别为60.08%和57.52%,毛利率分别为68.97%和70.28%。

奥来德称,有机发光材料行业的竞争对手逐步增多,市场竞争将进一步加剧,产品销售价格将会受到影响,造成公司产品毛利率下降,从而影响公司经营业绩;蒸发源属于高端精密设备,采用定制化生产模式,具有高技术附加值,因此毛利率水平较高。

报告期内,同行业公司芯源微、华兴源创的设备类毛利率平均值分别为43.36%、50.94%和46.59%;同行业公司八亿时空、飞凯材料、万润股份和濮阳惠成的材料类产品毛利率平均值分别为41.93%、43.74%和42.99%。

资产负债率高于同行业公司

报告期内,奥来德资产负债率分别为80.59%、68.94%和45.31%,虽然逐年下滑,但同行业公司同期资产负债率平均值为27.06%、25.20%和29.38%,均远低于奥来德的资产负债率。

从流动比率上看,报告期内,奥来德分别为0.70、1.03和1.77,同行业公司平均值分别为2.81、3.17和4.32。

从速动比率上看,报告期内,奥来德分别为0.32、0.47和1.12,同行业公司平均值分别为2.11、2.27和1.10。

就报告期内,公司的流动比率、速动比率低于可比上市公司平均水平,资产负债率高于可比上市公司平均水平,奥来德称,主要原因系公司的蒸发源业务的收款模式为先预收部分货款后生产发货,由于蒸发源产品从制造、试用至最终验收的周期较长,预收款项余额较高导致流动负债较高。另外,相对于已实现资本市场直接融资的同行业上市公司,公司融资能力有限,且报告期内处于高速发展期,资金需求量较大,对外借款相对较多。报告期内随着公司利润水平增长,偿债能力逐年提升。

研发费用连续两年增长

报告期内,奥来德的研发费用分别为1357.59万元、2809.07万元和3617.59万元,占同期营业收入的比例分别为32.76%、10.70%和12.03%。

具体来看,奥来德的研发费用主要由研发人员薪酬、材料及动力费、折旧与摊销费构成,检测费、咨询服务费、差旅费、办公费、其它相关费用、知识产权费用和租赁费占比较小。

报告期内,奥来德研发职工薪酬分别为439.34万元、689.72万元和1080.52万元,占比分别为32.36%、24.55%和29.87%;材料及动力费分别为667.05万元、1256.41万元和1051.19万元,占比分别为49.13%、44.73%和29.06%;折旧与摊销费分别为11.04%、21.58%和28.52%。

2017年和2018年,同行业公司的研发费用率平均值分别为8.14%和9.67%。2019年,同行业公司中仅飞凯材料和濮阳惠成的研发费用率在列。

奥来德称,2017年度公司收入规模较小,因此研发投入占营业收入比例高于同行业公司,2018年随着收入规模增长,研发投入占营业收入比例下降,与同行业上市公司相比不存在重大差异。

被指曾刻意隐藏对赌协议不披露

据财经网报道,2016年11月,还未挂牌新三板的奥来德增资,杭州南海成长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下称“杭州南海”)与个人投资者张鹏以货币方式增资奥来德,合计增资2269.625万元认购奥来德453.925万股股份,增资价格5元/股。增资当月还签订了补充协议,对业绩承诺补偿、回购安排、反稀释、优先认购权、领售权等对赌事项进行了约定。

当然,奥来德还是在科创板申报前及时“清理”了该对赌协议。招股书表示,2020年2月,杭州南海、张鹏与奥来德及实控人轩景泉、轩菱忆又签署了新的补充协议,约定在奥来德向证监会或相关证券交易所递交上市申报材料后,此前多方签订的对赌协议便自动终止。

但意外的是新补充协议中却又出现了更新的对赌协议。

新补充协议中还提到,若奥来德因任何原因申请撤回上市资料或被驳回上市申请,原补充协议的效力便自动恢复。

由此看来,新的补充协议表面上看起来是清理了对赌协议,但实际上却是对原对赌协议更进一步的保护,若奥来德的上市进程有任何意外,对赌协议便立刻“死而复生”。

值得注意的是,奥来德还在新三板挂牌时隐藏了该对赌协议。

2017年5月,奥来德正式挂牌新三板,在当时的公开转让说明书中奥来德明确表示,其与杭州南海成长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签订的相关协议中,未涉及对赌协议或其他投资安排的特殊协议,对于另一位股东张鹏相关的对赌协议也只字未提。

2016年两次成为被执行人

天眼查显示,2016年,奥来德两次成为被执行人。

2016年1月19日,长春市朝阳区人民法院公布的案号(2016)吉0104执167号显示,原告为

长春市中小企业信用担保有限公司,被告为奥来德、李汲璇,被执行人为奥来德,执行标的为980万元。

同年11月8日,榆树市人民法院公布的案号(2016)吉0182执1911号显示,原告为长春市新兴产业股权投资基金有限公司,被告为奥来德,被执行人为奥来德,执行标的为80万元。

海量资讯、精准解读,尽在新浪财经APP

责任编辑:常福强